深夜里的敲门声

7月19日,是高考本一放榜的日子。尽管女儿高考不太理想,但毕竟查询到了录取结果,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,还是有点小兴奋。晚上陪着孩子看了一部搞笑电影后,已是22时过一刻了。

按惯例已到就寝时间,妻女都已洗漱休息。自己却是仍无睡意。漫无目的地调换着电视频道,到江苏卫视时,正在播放《非诚勿扰》。只见男嘉宾闪亮登场,女嘉宾兴奋不已,女嘉宾父母更是直言“就是这个了”。主持人的煽情,女嘉宾及其父母的直抒胸臆,配上撩人的音乐,再加上导播适时的镜头切换,我这个极少看电视的人,被吊足了胃口,耐心地看了起来。

“咚咚咚!”似乎有人敲门?而此刻,3位爆灯女宾走上前台争相向男宾表达着自己的爱慕之意。电视里男宾母亲对女3号表达出否定的意思,男宾似乎并没有赞同母亲观点。特别是3号女宾在听到男宾母亲否定意思后,仍然在表示理解的前提下争取机会,而她的单身母亲也是进一步动情地推荐着自己的女儿……男宾一脸的纠结……观众热情地、甚至满眼含泪地喊着自己支持的女宾……

“咚咚咚!”又是三声。下意识地看了下时间,22:41,这个时间点,可从来没有人敲过自家门啊!是邻居家里有什么急事?是对门?还是中门?不可能再有别人在深夜里来敲门了吧!心里盘算着,不免有些紧张,又有些反感。“谁啊?”我应声着,把门开了一道小缝。“5号车是你家的吗?”一个略带沙哑的老年妇女的声音从门缝里钻进来。这不是对门邻居的声音,也不是中门的。“我家车在车位上呢!不妨碍别人啊!”我答道,并没有把门往大里打开,以为是有人要挪车呢,有些不耐烦。小区里车多位少,经常为了抢车位而放弃开车,不少车一星期都很少动一下,也经常有人因为妨碍停车而发生口角。这一点,自己很注意,随时发现车位后,总是跑下楼第一时间,把车规矩停放。“我记着你家车牌是5来着……”我觉得自己的车停放得规矩,不碍别人的事,便要把门关上,“小灯……”老人家仍在说着什么,没有听太清楚。“小灯!”突然我意识到,人家是来告诉我家车的小灯开着的。

赶紧打开门,摩臣并没有生气,“我记着你家是个5来着,怕开一宿灯会没电的,又记着你家是7楼,就上来告诉一声。”说完老人家转身要走,一瞬间,我注意到她的右腿似乎有些费力,一下子充满了敬意和感激。

想起来了,今天安装行车记录仪时,把内存卡掉进座位缝里,开阅读灯寻找后,忘关了。我赶紧拿车钥匙追了出去。

在老人家进电梯的一刹那,我也跟了进去。“太感谢啦!”我对老人家表示衷心的感谢。她手持蒲扇,个子较高,身体有些胖,头发花白,行动有些迟缓。“您住几楼?”“三楼。”见老人尚未选择楼层,我便快速地帮老人家按下三楼的电梯。“呵呵,没事。老头说,要着一宿,电瓶会亏电的。我就上来告诉一声。”老人家平缓地说着。

我认真回忆着,从来没有注意过老人家,没有过交流。在这里住了两年了,整日早出晚归,除同楼层外,很少与同住的邻居交流。没想到,从来没有说过话的老人家,竟然注意到我家的车牌号,竟然还知道我家住几楼,深夜里还不辞辛苦敲门报信。

关灯后回到楼上,电视里最精彩的部分已经播过,也没有再去返看,心想有缘人终成眷属吧。报纸上、电视里经常报道一些邻里不相往来,甚至因鸡毛蒜皮小事口角相向的事情,也常常感叹城里邻居关系的淡漠。但今天,老人家给我上了一课。回想起听到深夜里的敲门声时的紧张与反感,感到了自己的狭隘,不免有些自责。和谐互助的邻里关系何尝不是幸福城市、文明城市的标志啊!
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相关文章

  • 广州有6座海岛待“岛主”
  • 薯香
  • 陈坤、倪妮、杨洋能扳倒魏璎珞吗?
  • 我的爱,对你说
  • 赵又廷也来撒狗粮 七夕限时摩臣体验展,速去!
  • 我买了我爸的房子
  • 织女想要什么礼物
  • 婚姻如船,她靠爱掌舵
  • 静脉曲张盲目动刀易致烂脚
  • 养 小
  • 摩臣 摩臣 摩臣 摩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