薯香

周末想多休息会儿,楼道里的高声说话吵得我了无睡意。穿好衣服,信手拉开了房门,却见是母亲和邻居老太太正蹲在走廊剥红薯皮,边干活边聊天,不亦乐乎。

母亲见到我,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闲不住,就帮你大妈做点活。”

看见红薯,我的思绪一下子就飞回到了童年,似乎又闻到了久违的薯香,我毫不犹豫地去附近农贸市场买回来了一大兜红薯。不给母亲找点事做还真不行,否则,她一刻也不肯待在城里的。

母亲喜滋滋地接过红薯,立马去厨房忙碌了起来。母亲翻出我用旧的窗纱,将切好的红薯片摆在纱布上,用铁笼挂在阳台上晾晒。天冷了,蚊蝇冬眠,红薯干晾晒方便省事。

记得小时候,母亲唯恐我们在学校饿着,傍秋就开始一茬一茬晾晒红薯干,上学抑或周末在家做农活,粗布兜里永远揣着一捧红薯干,饿了塞一块在嘴里,细细咂摸母爱的温度。

节日,母亲做拔丝红薯,糖少许,切成细丝的红薯面糊里滚一下,放豆油锅里炸,红薯丝呈金黄色倒入浆状的白砂糖,炸好的红薯拔丝香脆可口。

我们到外地读书,从没出过远门的母亲一路打听,坐车把一袋子红薯干、板栗、核桃背到学校女生宿舍,母亲粗布衣衫,裤脚沾着泥土。在那些复杂的目光中喊我小名,粗糙皲裂的手从布袋里一样一样掏出来,如数家珍地嘱咐我,“红薯干才晾晒好,给你同学尝尝,核桃是我和你爸刚摘的,板栗是我夜黑炒熟的……”

城市学生鄙夷的眼神让我无地自容,送母亲去车站,我告诉母亲别再来学校了,母亲哆嗦着干裂的嘴唇说:“给你们丢脸了,妈就是怕你俩饿着……你弟弟那里我就不去了,你有空了送些红薯干给他……”

自那次以后母亲真的没再来过学校,偶尔月末回去一趟,屋檐底,篱笆墙头,全晾晒着红薯干,问母亲晒那些红薯干做啥?

母亲喃喃自语地说:“苦日子过去了,你们小时候多亏红薯不然早饿死了,有些东西可以忘,唯独救过你们生命的红薯,不能忘……”

听了母亲的话,我潸然泪下。

我们在城市有了居所,远离了牛马和土地,对红薯的感情日渐淡漠。可每次风尘仆仆地返回老家,母亲依旧晾晒红薯干,大鱼大肉的饭桌上,红薯苞米馇子饭在母亲的假牙间孤独行走……

中午,母亲打外边进来,手里拎着一把粉丝,喜滋滋地说:“闺女,今晌我做酸菜红薯粉丝汤给你们喝,锅边烙一圈黄面饼子。”

这么多年,母亲和红薯已经长成我灵魂深处的故乡。


« 上一篇 下一篇 »

相关文章

  • 广州有6座海岛待“岛主”
  • 深夜里的敲门声
  • 陈坤、倪妮、杨洋能扳倒魏璎珞吗?
  • 我的爱,对你说
  • 赵又廷也来撒狗粮 七夕限时摩臣体验展,速去!
  • 我买了我爸的房子
  • 织女想要什么礼物
  • 婚姻如船,她靠爱掌舵
  • 静脉曲张盲目动刀易致烂脚
  • 养 小
  • 摩臣 摩臣 摩臣 摩臣